1. <table id="0qjbh"></table><tr id="0qjbh"></tr>
    2. <pre id="0qjbh"><label id="0qjbh"><menu id="0qjbh"></menu></label></pre>
      <track id="0qjbh"><strike id="0qjbh"></strike></track>
    3. <p id="0qjbh"><del id="0qjbh"><xmp id="0qjbh"></xmp></del></p>

      <table id="0qjbh"><strike id="0qjbh"></strike></table>
    4. <pre id="0qjbh"></pre>

        <td id="0qjbh"></td>

        <track id="0qjbh"></track>

      1. <tr id="0qjbh"><label id="0qjbh"></label></tr>

        <td id="0qjbh"></td>

        行業動態

        全民閱讀與數字化的倒逼——書店與出版社如何求新求變?

        來源: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7-06-13

            “全民閱讀"背景下,閱讀需求不斷增長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的《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2016年我國成年國民每人平均看了 7.86 本書,比 2015 年多了 0.02 本。國民各媒介綜合閱讀率為79.9%,數字化閱讀(網絡在線閱讀、手機閱讀、電子閱讀器閱讀、Pad閱讀等)方式的接觸率為68.2%,圖書閱讀率為58.8%,較2015年均有所增加。另外,國民對于圖書、電子書的價格承受能力與2015年相比均有所上升。整體看來,閱讀現狀呈現逐年向好的趨勢。

            近日,在商務印書館涵芬書院組織的獨立書店創始人與出版人共話的一個分享會上,商務印書館全民閱讀促進中心秘書長何光宇講述了他在黑龍江省黑河市愛輝區調研時了解到的閱讀現狀。當地有一所以閱讀立校的小學,在教學過程中深度引入閱讀概念,以校長帶動老師,老師帶動學生,學生帶動家長的方式最大限度地影響社會,達到宣傳與推廣閱讀的目的。在幼兒教育領域,當地的幼兒園專門建設了繪本館,為幼兒和家長提供優秀繪本的借閱。

            中國人口基數大,地區經濟發展不平衡,閱讀公共服務尚呈現出資源匱乏和分布不均的情況,但根據統計,中國有超過六成的人希望參加讀書活動。2017年,“大力推動全民閱讀”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全民閱讀也上升至國家戰略的高度。與此同時,閱讀推廣人、讀書類終端的出現也表明國民的閱讀需求在不斷增長。

            實體書店的沒落與復興

            盡管數字化閱讀的風行給實體書店帶來了新的難題,但大環境的改善還是為書店拓展了新的發展空間和機會。

            在獨立書店中,雨楓書館極具代表性,創始人許春宇回憶起書店初創的2007年,那一年她們拿到了“中國最佳小書店”獎。與雨楓書館一起站在領獎臺上的還有第三極書局、光合作用。但接下來的五年里,隨著網絡書店的崛起,全國有近萬家實體書店歇業或關閉,第三極與光合作用也先后關閉,實體書店進入最艱難的“寒冬”。

            最初創立雨楓時,許春宇帶著滿腔熱情,希望能改變這個行業的某些狀況。雨楓書館最早創立了借閱制、會員制,并堅持為女性群體提供閱讀空間和精神成長。憑借會員制的黏性,雨楓書館在獨立書店的倒閉浪潮中逆勢生長。隨著”全民閱讀“的到來,實體書店再度如雨后春筍般出現,也紛紛開始了新形勢下的經營探索。

            “書店+咖啡店+零售”是當下實體書店的主打模式,文創產品和名人講座等文化活動也不可或缺。對此商務印書館全民閱讀促進中心秘書長何光宇和化學工業出版社發行總經理王向民也表示:當下書店經營不僅要營造適合閱讀的舒適環境,還要通過互聯網聚集線上用戶,結合線下活動,提升書店的客流量。在運營方面,書店依然需要更多能夠激活讀者的創新,真正從傳統圈子里跳出來,依靠自身的優勢提升核心競爭力。

            出版社如何進行數字化轉型

            2016年,內容創業大熱,羅輯思維、同道大叔等個人IP紛紛崛起。2017年,內容創業已經進入下半場,像得到、喜馬拉雅、樊登讀書會等,正在以超出于傳統圖書介質的形態向讀者提供深度內容和教育培訓。

            在何光宇和王向民看來,互聯網時代下,出版業的渠道更加暢通了,讀者獲取圖書信息的途徑更加多樣化。書的購買、獲取都更為便捷,產品可以直通終端,事實上賣書難的問題已經解決。對此何光宇給出了自己的分析:目前出版行業由于過多的重復建設導致書的品類過多,當下的關鍵是去粗取精,做更多優質的內容。王向民則認為渠道的暢通對編輯提出了新的要求:除了文字加工,策劃和多媒體(電子書、視頻等)呈現的能力也很重要。

            互聯網時代為出版業帶來了機遇,同時也提出了新的問題。數字化閱讀幾乎是在“倒逼”出版行業思考:如何進行數字化轉型?

            王向民指出,傳統出版社的數字轉型太慢,所以現在呈現的局面是行外人進入。他們站在行業綜合的角度,能將上下游資源更好地整合起來?,F在有許多書店人和出版人也在走這條路,這折射出閱讀需求其實很大。但出版社的局限在于只能提供某一方面的書,而不能提供全面、完善的解決方案。

            何光宇認為,對出版社而言,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是打造自己的終端,通過終端聚集用戶,更好地服務于讀者和渠道商。將營銷部門轉變成服務驅動型:一手抓互聯網傳播,一手抓實體服務品牌,共同支撐起主業的渠道銷售。

            互聯網帶來的巨變已經深刻地影響了各行各業,業內人士紛紛預測內容創業的下一個風口。對于書店人和出版人來說,經營模式的探索創新和數字化轉型都是他們為緊跟時代步伐所做的努力,即將到來的下一個十年,他們仍然充滿斗志。

          文章來源:百道網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亚洲久久国产视频在线视频,小红帽AV,黄瓜影院,MyAvStreams